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一陣子幫朋友處理商業糾紛,在釐清事情原委的過程中又再度重探人性的罪惡與脆弱。商業交易的出現,是為了讓供需二面有達到平衡之時,然而,任一方若猛然失去原有的需求度,買賣雙方在已訂立合約的條件下就容易出現爭執。美國這一陣子的不景氣不僅讓很多朋友們的生意受到影響,利潤降低不說,更是出現許多的貿易糾紛。買方原本下了單,怎奈市場銷售不佳庫存倍增,但上半年就已向廠方下訂的貨又快完成,一旦貨品送到又會是另一個資金與庫存的壓力。於是,片面的毀約,不接受貨物不付貨款,成了最簡單的解決之道,當下工廠就成了可憐的冤大頭。
  事情的經過看來簡單,但細究每一封雙方的來往信件卻是探究人性的過程。「合約」本就是雙方情投意所立下之文書,然而當一方欲毀約時,在白紙黑字的事理下,被事實逼迫得無法反駁時,很少人會有勇氣承認自己的錯誤,反而會對主題以外的枝微細節多加著磨,來加強自己的合理性與正當性。就像官渡之戰時,袁紹令他的祕書陳琳撰寫討伐曹操的文告,陳琳不但寫盡曹操之惡,更是大寫特書地醜化曹操的家世。當袁紹戰敗後,陳琳歸降,曹操問他你可攻擊我,但為何要大扯到我祖先?陳琳答到「箭在弦上 不得不發」。為了讓袁紹能夠有義正詞嚴地引兵,他只能藉此讓舉兵有其正當性。
  這樣小小的商業糾紛卻讓人看出今日人世間的二點醜態。其一,人總是合理化自己的謬誤,就像是朋友的商業糾紛中買家想要片面中止合同,用的理由竟是賣家在簽訂合同的過程中服務態度不佳,徜若買家有此感受,為何當時又要蓋下同意之章?用合理化來讓自己的錯誤行為正當化是每一個人都會有的心理機制,是一種保護自己的心理機制,在許多商業詐騙中,相信取得款項的一方一定都有充份的理由支持其行為,這也是為何在這個本該簡單的世界裡同樣的故事總有著多面的說法,讓整個塵世更顯紛擾。其二,當事件成為聚光燈的焦點,許多媒體總是把焦點人物的祖宗十八代以主觀式的挑選法,將能夠強化故事論點的部分,「部分」性地報導出來,正如三國時的陳琳一般,但有多少閱聽人能夠跳脫媒體,從遠處以更多的資料和更積極的見解來評判?在忙碌的今日世界,想來能夠有著清明頭腦與遠見之智者是少之又少。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一陣子幫朋友處理商業糾紛,在釐清事情原委的過程中又再度重探人性的罪惡與脆弱。商業交易的出現,是為了讓供需二面有達到平衡之時,然而,任一方若猛然失去原有的需求度,買賣雙方在已訂立合約的條件下就容易出現爭執。美國這一陣子的不景氣不僅讓很多朋友們的生意受到影響,利潤降低不說,更是出現許多的貿易糾紛。買方原本下了單,怎奈市場銷售不佳庫存倍增,但上半年就已向廠方下訂的貨又快完成,一旦貨品送到又會是另一個資金與庫存的壓力。於是,片面的毀約,不接受貨物不付貨款,成了最簡單的解決之道,當下工廠就成了可憐的冤大頭。
  事情的經過看來簡單,但細究每一封雙方的來往信件卻是探究人性的過程。「合約」本就是雙方情投意所立下之文書,然而當一方欲毀約時,在白紙黑字的事理下,被事實逼迫得無法反駁時,很少人會有勇氣承認自己的錯誤,反而會對主題以外的枝微細節多加著磨,來加強自己的合理性與正當性。就像官渡之戰時,袁紹令他的祕書陳琳撰寫討伐曹操的文告,陳琳不但寫盡曹操之惡,更是大寫特書地醜化曹操的家世。當袁紹戰敗後,陳琳歸降,曹操問他你可攻擊我,但為何要大扯到我祖先?陳琳答到「箭在弦上 不得不發」。為了讓袁紹能夠有義正詞嚴地引兵,他只能藉此讓舉兵有其正當性。
  這樣小小的商業糾紛卻讓人看出今日人世間的二點醜態。其一,人總是合理化自己的謬誤,就像是朋友的商業糾紛中買家想要片面中止合同,用的理由竟是賣家在簽訂合同的過程中服務態度不佳,徜若買家有此感受,為何當時又要蓋下同意之章?用合理化來讓自己的錯誤行為正當化是每一個人都會有的心理機制,是一種保護自己的心理機制,在許多商業詐騙中,相信取得款項的一方一定都有充份的理由支持其行為,這也是為何在這個本該簡單的世界裡同樣的故事總有著多面的說法,讓整個塵世更顯紛擾。其二,當事件成為聚光燈的焦點,許多媒體總是把焦點人物的祖宗十八代以主觀式的挑選法,將能夠強化故事論點的部分,「部分」性地報導出來,正如三國時的陳琳一般,但有多少閱聽人能夠跳脫媒體,從遠處以更多的資料和更積極的見解來評判?在忙碌的今日世界,想來能夠有著清明頭腦與遠見之智者是少之又少。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