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eef Bourguignon inspired by Julia Child


French White Burgundy Chicken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eef Bourguignon inspired by Julia Child


French White Burgundy Chicken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菇其實是真菌的一種,是低熱量、低脂肪卻富含蛋白質、維生素的超級食物。日本是亞洲最大的香菇消費市場,而臺灣飲食習慣受到日本影響,開始大量生產及食用菇類,在1970年代臺灣的洋菇生產是世界之冠,為國內帶來了一年高達一億美元的外匯,成就了當時政府以農業帶動工業的政策使命,更為臺灣經濟發展奠定了相當重要的基礎。聽說一開始洋菇的生產其實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剛開始種植菇類時,臺灣菇農對菇認識未深,誤把洋菇當作珍貴的松茸,因而大量生產,當時一斤的洋菇叫價42元,而一百斤的穀物也才40元,也就是一百斤的水稻收成竟不及一斤的洋菇。

小時候打開家裡冰箱最下層的冷藏櫃,永遠可以看到一包包塞到快要爆出來的日本乾香菇,外婆和媽媽總會在料理前將乾香菇泡發。最佳的泡發法是在食用前五 個小時將乾香菇快速用水沖過後,泡在冷開水中,乾香菇在泡發的過程中能夠產生大量的鳥酸,也就是我們聞到香菇特殊的香味,它的鮮味強度可是味精的數倍強。日本人所強調的「五味」,也就是在酸、甜、苦、鹹外,另外著重“鮮”味的存在,由此可知日人對香菇的重視程度。但在泡發香菇的過程切記以冷開水效果最佳,泡發水溫越高,鳥酸的生成數量就愈少。而泡過香菇的水香氣逼人,更是各種料理的最佳伴手!

出國唸書時,阿姨們非常明白廚房新手的我應該很難在異地煮出什麼好料來,才剛到加州她們就好心地塞給我一包包的乾香菇,告訴我記著泡軟後就可以入菜,入了菜什麼東西都會又香又好吃。於是我就扛著這些愛心香菇踏上鳥不生蛋的中西部求學之旅。但是,她們卻忘了提醒我要耐心浸泡的細節,新手廚娘總是在要使用的前一刻才想到需要香菇,這才心急地用熱水想要把它給泡軟,難怪吃起來總覺得味道一味,長大煮食的經驗漸增才明白耐心在廚房的重要性。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披薩,這個來自義大利拿坡里的食物,因為連鎖外送店的普及成了聚會最常享用的食物,在美國每秒鐘便有350片披薩被吃到肚子裡,平均每個美國人每年吃掉46片披薩。但在法國文豪大仲馬的世界中,披薩是窮人的食物,勞動階級依今天身上有多少錢,食用不同等級的披薩,亦或是僅淋著油灑點鹽的簡單餅皮,亦或是高級的起士小魚披薩,但可以得知的是披薩在拿坡里的世界裡已不再單純的只是一種食物,進一步,它成了一種社會的寫照,從披薩可以看出當地的農產收成,甚至是社會經濟的情況。

 

然而一開始披薩流傳到了臺灣之始可不是以貧民食物之姿,相對的一開始的它可是以舶來品的高貴角色翩然來訪,記得第一次在臺灣吃到披薩,是在三十年前的吉林路上,那時可不是連鎖大王必勝客或達美樂當道的年代,還記得那一間披薩店名叫喜客吧,它可一點兒都不簡單,還記得店面的窗戶是以義大利的進口花窗佈置,依照我爸爾後開日本料理店的經驗,這種窗戶可是所費不貲,但透進來的陽光卻是那樣的異樣多彩,走進店內彷彿到了另一個彩色國度。而店內佈置則擺滿了西部牛仔世界該有的擺飾,還記得連桌子都是很豪氣的厚重原木呢!在那樣的簡樸的年代,這樣的一間餐廳總是給孩子們的我們一種很特別的飲食記憶,而對披薩的記憶也是由此揭起,這般的臺灣披薩店印象與當初西方窮人國民食物的事實可就相去甚遠。

 

長大以後,披薩不再是單純的一個記憶,跟它結緣愈深愈發現變化多樣,當披薩跟著歐洲的移民們流傳到了美國後就開始有了不同的變種。紐約式披薩與發源地拿坡里的最相近,同樣是講究皮薄而脆,但紐約則更強調在蕃茄醬料上再豪氣地灑上一層Mozzarella 起士;而芝加哥披薩深盤Deep Dish披薩則是另一種有著截然不同風貌的披薩,在披薩上擺滿香腸,拿起來又厚又重,很是有紮實感;最是新穎的加州披薩則是突破了傳統的餡料選擇,從龍蝦到油封鴨,什麼你想得出來的食材都可置於其上。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披薩,這個來自義大利拿坡里的食物,因為連鎖外送店的普及成了聚會最常享用的食物,在美國每秒鐘便有350片披薩被吃到肚子裡,平均每個美國人每年吃掉46片披薩。但在法國文豪大仲馬的世界中,披薩是窮人的食物,勞動階級依今天身上有多少錢,食用不同等級的披薩,亦或是僅淋著油灑點鹽的簡單餅皮,亦或是高級的起士小魚披薩,但可以得知的是披薩在拿坡里的世界裡已不再單純的只是一種食物,進一步,它成了一種社會的寫照,從披薩可以看出當地的農產收成,甚至是社會經濟的情況。

 

然而一開始披薩流傳到了臺灣之始可不是以貧民食物之姿,相對的一開始的它可是以舶來品的高貴角色翩然來訪,記得第一次在臺灣吃到披薩,是在三十年前的吉林路上,那時可不是連鎖大王必勝客或達美樂當道的年代,還記得那一間披薩店名叫喜客吧,它可一點兒都不簡單,還記得店面的窗戶是以義大利的進口花窗佈置,依照我爸爾後開日本料理店的經驗,這種窗戶可是所費不貲,但透進來的陽光卻是那樣的異樣多彩,走進店內彷彿到了另一個彩色國度。而店內佈置則擺滿了西部牛仔世界該有的擺飾,還記得連桌子都是很豪氣的厚重原木呢!在那樣的簡樸的年代,這樣的一間餐廳總是給孩子們的我們一種很特別的飲食記憶,而對披薩的記憶也是由此揭起,這般的臺灣披薩店印象與當初西方窮人國民食物的事實可就相去甚遠。

 

長大以後,披薩不再是單純的一個記憶,跟它結緣愈深愈發現變化多樣,當披薩跟著歐洲的移民們流傳到了美國後就開始有了不同的變種。紐約式披薩與發源地拿坡里的最相近,同樣是講究皮薄而脆,但紐約則更強調在蕃茄醬料上再豪氣地灑上一層Mozzarella 起士;而芝加哥披薩深盤Deep Dish披薩則是另一種有著截然不同風貌的披薩,在披薩上擺滿香腸,拿起來又厚又重,很是有紮實感;最是新穎的加州披薩則是突破了傳統的餡料選擇,從龍蝦到油封鴨,什麼你想得出來的食材都可置於其上。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