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溫熱的咖啡握在手裡,推開咖啡店門,靛藍清澈的天空與冷冽的空氣結合成詭異的組合。有一剎那,以為又回到那些舊金山的早晨,明明是無比晴朗的天際,卻是那麼樣令人冷到打哆唆。

會有這樣的錯覺,我知道,我在想你 

Cafe and you.jpg  

這些日子,因為你的病,所有的事都打破原有的規則,再也沒有界限。所謂的界與限,不僅是地域,更是時空。在不同的城市,台北、屏東、舊金山、維也納電話隨時響著。時差?早已失去意義。

原來,“家”的定義在我們心裡是如此深刻堅固。僅管,我們的生長在不同的地方,台北 vs 灣區,但共同的回憶卻是滿滿。打開童年錦囊,不乏我教你們唱歌遊戲的身影,還有過年時大夥一起熱呼呼在擠在和室玩樂等待開飯的歡樂。就是這些豐富的一幕幕,讓我們的心始終相連。我們是跨越國際,大大的一家人。

Kekse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able setting 2  

高燒不退的身軀把靈魂暫時趕出了臭皮囊,在半夢半醒中,隨著父子三人準備餐點的乒乒砰砰吵鬧聲響飄浮至了樓上。

「幫爸爸打二顆蛋!」「今天就來下麵條好不好?這樣比較快。」「老爸,辣椒不要放太多喔,我怕辣!」雖然,浮在天花板的我很想在此刻幫這三位男士一把,那個麵不要下那麼多,等一下是會脹起來的,你們吃不完啦;大家都感冒一定要吃清淡點,這個節骨眼千萬不要吃辣......一堆想要出口交待的事項早就把內心的LIST列滿滿。但是連續一個星期 39.8度的高溫,連靈魂都快容不下了,實在沒有多餘的力氣起身,此刻,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繼續從高處看著他們的忙亂。

從來不知道流感的威力如此強大,更沒有體會過所謂的“歐洲流感”,這一下子經過親身體驗,全都明白了。這輩子最高的燒度也不過38,這幾天病毒狂肆地推著我朝40大關迫近,而且病毒的強硬毅力更是驚人地佔據著身體長達一個星期之久。

在病榻之際靈魂總是特別愛胡思亂想,我想到了1918年也曾出現一場可怕的西班牙流感,這場可怕的流感帶走了全世界二千五百萬人的生命,其中也包括我很喜歡的兩位奧地利畫家克林姆與席勒,才二十八歲的席勒應該算是生病加心碎而死,下圖是他妻子懷孕時他所繪的作品「家庭」,一生滄桑不幸的他將家的美好想像全投射在這幅畫中,並將尚未出世的孩子先畫了下來,孩子可愛天真的模樣讓準爸爸的期待顯露無遺,但一場流感卻讓他的妻子愛迪斯在六個月身孕之際離世,他自己則多活了三天,但在這獨活的三天卻也不好過,他拖著病軀畫了無數妻子的素描訴盡想念。我想,他最後一定就是抱著思念與心碎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The-Family (1).jpg  

, , , , ,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