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253.JPG  

今晚的台北,下著小雨,在中山北路的戶外草坪,一幕幕的台灣與一齣齣人間至喜至悲,在這裡上演著。

今晚,我哭了三回。

如果,不凡註定要由悲劇成就。那麼,期待平凡常伴。

坐在玫瑰古蹟的草坪座位,這個曾是幼時習舞的空間,昔時教室早已被火燒,但還記得那時老舊木頭的味道、女孩們在更衣室蹙眉咬著牙綁腳穿鞋的身影,還聽得見練舞時老師彈著鋼琴叮叮噹噹的音符。即便一切已然成為空氣中的虛無,但依然看得見、聽得見。

坐在這裡,能夠被這些舞作感動著,心裡想,還好這裡順利保留下來,沒有依建商的利益考量而行,沒有被改建為豪宅。如果,當初真的被改建成豪宅,那這裡也不過會成為富人們其一的居所罷了,那麼這麼多的感動,這麼多的震撼,這麼多動人心弦的舞碼就不會在此上演。還好,真的還好。

傀儡上陣,一齣描寫白色恐怖時代女囚的心聲,也是蔡老師的故事。女囚在白天只能無止盡地被規定做各種勞務,直至身體至疲。只有在夢裡才是自由,只有在夢裡才得抱自己的兒子。身為母親,實在很難想像當時的老師是經歷怎樣的艱熬,看著舞台上被操控的女偶,想見孩子的心....還有什麼會更痛?

大地怒吼,澳洲藝術家伊莉沙白的舞作,抗議著人類對大自然的褻瀆。當舞作開始之際,此刻天上的烏雲倏忽快速移動,兩旁的樹也沙沙作響,大自然好像是聽得懂舞作之意,配合著抗議人類的輕忽與自以為是,坐在台下的我們,在風聲中、舞裡再次感受到大自然無比的力量。

現代舞,除了沒有制式化的舞衣與舞鞋,我想最棒的是它總是能夠與社會生活結合。舞者能夠藉由創作,對生活、對社會有反思,並融合在舞作之中。舞蹈,若光有技巧,卻失卻想法,不就像失去靈魂的美麗芭比嗎?

第三次落淚,是見到大蕭老師出場時,怎麼有這些如此堅強的女性呢?太棒了,能夠對自己堅持的事,這樣一路辛苦的走來,太佩服,Bravo! 

時代,讓蔡瑞月老師從舞者變成人權鬥士,她的舞作主題廣泛,有關心社會議題(女巫:揭露人類的迷信),有歷史主題(讓我像個人一樣站起來:刺蔣事件)....而這一屆屆的舞蹈節也延續著她對人、對社會的關心,用舞蹈帶領著觀眾用心領受。雖然她已不在,但透過舞作,對臺灣的愛卻不曾止息。

今晚,看不見滿天星空,但是卻見到從女性角度書寫舞出的溫暖,雖然,風很大還帶著小雨,但有這麼多人用跳舞關心台灣這塊土地,關心著人,流著淚的我,心是暖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家宴 佳宴 Home Party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