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d 1.jpg

星期六不變的行程,是中午放學回家嗎 ?


喔!不,這一天是一周以來難得的例外,不是回家,而是踏著輕快的步伐到外公的辦公室報到!在偌大辦公室的右側,永遠身著深色筆挺西裝,腳上總是那雙鞋頭有歐式釘孔圖案的紳士皮鞋,鼻頭上戴著黑色粗框眼鏡,此刻低著頭埋在公文之中的,就是外公。一聽見孫女大叫“阿公”,原本嚴肅的臉上立刻堆上淺淺的溫暖微笑,公文一闔,速別老夥伴們,立刻牽著年幼的我往外公家行進。滿是粗繭、皺紋還有因為批示公文沾滿紅墨水痕跡的大手緊握著嫩嫩的小手,祖孫恬靜地走在中山北路上,等著260或301公車載我們上山。星期六,是媽媽難得的假日,也堆砌出了我記憶中最深刻祖孫時光。

在山上,外公午後總是翻著土整理他的小農場,常常,我們祖孫都是在寂靜無聲中進行著一犁一行,偶爾傳來的話語卻都是他認為最重要的人生道理,「再好的頭腦都比不上白紙黑字的紀錄」、「借人錢財應該就要當作給予」....。

對於外公的印象總是少語安靜,內向的他不擅於表達情感,對子女總是正色以對,不苟言笑,所有的決定都是不容質疑,甚至有那麼一點點難以親近,「灰色」,是他為父的代表色。但是,對孫子們的愛卻完全地表現在每一次從日本出差回臺的禮物堆中。芭比娃娃別墅等級的家、粉紅毛線機(真的可以織出圍巾)、為了初上小學的我準備的牛皮書包....在那個單純的年代,有了這些寶貝就有了彩色的童年,甚至上了中學,每一次遇到外公,他總是塞給我五十、一百的零用錢,這就是他表達愛的方式。外公,在我的心裡是帶著淺淺溫暖的「黃色」。

至於老爸,在那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過著忙碌的貿易人生。但和上一代不同的是....即便忙碌異常,時常出國出差,他卻相當重視家庭生活。假日時分,只要有空,他一定帶著一家四口到戶外爬山踏青,體恤老媽每天在廚房的忙碌,一到假日,也一定會找不一樣的餐廳讓我們打打牙祭。甚至有一段時間,他更結合了國際貿易的長材與熱愛美食的興趣,與日本商社很是先進的在南京東路開了家別具風味的日式餐館。有一段時間,假日餐會都在自家餐館試菜,連我的生日會也都在這兒舉辦。不過,記憶最深的還是老爸與我美術作業的密切關係,向來缺乏美術細胞的我,每一次的美勞作業對我而言都是一番痛苦的折磨,於是,舉凡元宵節燈籠、戶外寫生水彩、黏土雕塑....我只要在前一天將材料擺在書桌上,在留個小紙條明列需求,就像是變魔術一般,老爸不管應酬到多晚,都會“加班”趕工,隔天上學前完美的成品一定如期完成放在桌上,甚至,還有好幾次因為太過精美,還不小心得到了不少獎狀。老爸總是笑著說,獎狀上的得獎人名字是不是應該要改一改呀?!這個有求必應的老爸根本就是明亮「藍色」的代表,就像是晴天的天空就必是藍色。

「小姐,小姐,這一次的染髮是不是選擇暖色系的冷色調呢?」身邊美髮師的催促詢問把我拉回現實之中。啥?暖色系?冷色調?暖色系是指紅色、黃色、橘色等較為柔和的色調,而冷色調則是指藍、綠、紫,這些基本原理我還懂,但是,「暖色系的冷色調」?這究竟是什麼樣的顏色呀?我混亂了。時代在進步,一切不是該愈來愈方便嗎?但怎麼顏色的選擇這麼簡單的事卻變得如此複雜?那麼在如此艱難的選擇題中,孩子的爹想要自己是什麼顏色?關於這個問題,我想,我還是直接回家先問問孩子,在他們心中老爸是什麼顏色吧!你呢?你希望孩子日後回憶起的形象會是什麼樣的色彩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家宴 佳宴 Home Party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