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 Us.jpg
2018 CNY Ball

在寒冷的冬天,在大雪紛飛的白畫,在家蟄伏一整個天,待到晚上再盛裝外出,這是每一個維也納人共有的記憶。如果在街上隨機調查,幾乎所有在維也納長大,不管是老人或年輕人都是從中學起就會進入舞蹈學校學習各種正式的社交舞。經過親生兒子的經歷驗證,這一點兒都沒錯!Zach哥從小學四年級,學校就會在正式的課程教學中排入舞蹈課,四年級下學時,學校更開始帶領孩子去參加校際社交舞蹈比賽。

Preparing.jpg
準備中的會場

從霍夫堡到歌劇院,再到各大飯店的舞廳,維也納每年會舉辦超過450場的舞會,而高峰期則在一二月份,每年的這個時節總是忙碌而熱鬧的。翻閱紀錄,最早的舞會季是從1814年拿破崙戰爭後開始,為的是用以honor 維也納會議(拿破崙戰敗後,由奧地利政治家梅特涅主持的會議,會議的主要目的在於建立權力平衡的體系),此時的王公貴族們試圖走出戰爭的煩悶,尋找生活中的娛樂。不過在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中的許多場景描述中可得知,早在戰前貴族們就常在家舉辦大大小小的舞會,只是戰後的規模更加大了。

而在維也納大小舞會中,最有名的就是在歌劇院舉辦的Opernball。在舉辦舞會的這一天,所有工作人員捉緊24小時(或更少)的時間,迅速的將歌劇院原有的座位撤走,鋪上與舞台同高的高級木質地板,讓歌劇院化身為金碧輝煌的大舞廳。如果你參加歌劇院的導覽,就可以透過縮時影片,見證這驚人的變身過程!

時至今日,維也納歌劇院的舞會依然身價非凡,光是入場券一個人就要290歐元(無座位),一個包廂需20,500歐元,六人桌則需1,200歐元。然而,即便價格不菲,每年仍有五千名賓客入場。更有150對17-24歲第一次踏入社交圈的年輕男女,身著正式禮服,在舞會前經過數次練習排演,於舞會當天首先入場,以古典舞蹈開場,150對的整齊畫一的舞姿的確展示了另一種美感。

Hall.jpg
頗有中國味的迎賓廳

我今年也參加了台商會所舉辦的新年舞會,為了突顯年味,主辦單位在節目安排和會場佈置上都相當用心。除了迎賓廳的大紅燈籠和喜氣洋洋的桌飾,中場表演還準備了舞獅和改良式的民族舞蹈,讓外賓們在舞會中感受一下別具新意的農曆年氣息。

COUPLE.jpg
Ready to go! 

猶記去年與擅長舞蹈的中南美洲好朋友們共舞,由於身高差(不是最萌身高差),我在旋轉時必須略彎腰(考驗大腿肌力),全場長裙又很容易被踩(險象環生)。今年特有準備的,大改裙長....相信一定可以安全的全身而退!不過,卻沒有想到老天爺真是考驗人,這一天竟然來了低溫特報,零下八度?!只好穿著美美的,流著鼻水出門啦! 

working.jpg
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對音樂的喜好各有不同,邀舞也是要先選對音樂!

Wayne and A.jpg 
除了奧國人外,就屬中南美洲的朋友舞藝最為高強

在這一場舞會中,可以發現世界各地的人對跳舞這一檔事認知大不太一樣!奧地利的朋友,即便是五六歲的孩子也能大方下場,而除了奧國人外,中南美洲的朋友算是舞藝最為高強,簡直可以技壓全場,尤其是與女伴相互旋轉的技巧更是美妙(去年差點得吃顆暈機藥才能止暈,真是太遜的我)。而可愛的非洲朋友則是一直告訴我,他們不會跳這種舞,遲遲不肯下場(好,我知道你們會的是更為奔放的舞蹈,明明就超會跳的啦,只是派系稍有不同)。

繞著地球跑最有趣的莫過見識不同的社交文化,每一次往新的世界探索,就會看見不一樣的風光。對了!值得一提的是維也納舞會可不是只有在維也納,根據表妹夫分享,每年史丹佛大學也會有各種舞會,而最盛大的莫過於WienerBall,而莫斯科每年也會在展覽中心試圖原汁原味地將維也納舞會再現! 

GroupDance.jpg
群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非凡媽/宋雅雯 的頭像
非凡媽/宋雅雯

家宴 佳宴 Home Party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