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743.jpeg

有多久了?不曾一個人背起行囊前行?哪一次的旅行不都是先準備孩子老公的衣物,齊備孩子的藥物包,氣喘噴劑、過敏藥、胃腸藥,總是在最後才匆忙塞進屬於自己的必需用品,身為母親對生活的要求越漸降低,漸漸地發現“將就”過日子已然成為一種很能自我接受的常態。

要不是二十年不見的好朋友在半年前相約這趟旅程,身在當下忙不完的母親身份,讓我一不小心就忘記屆時可能發生的各種瑣事,小孩的桌球訓練接送、親師會.,總之,看近不見遠的身份狀態,讓我覺得半年後應該不會有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就這樣在熱情與衝動下一股腦地訂了機票!

此刻徜徉在亞德里亞海的海風,眺望連綿海線的壯闊君臨城,我又再一次成為「全人」,不再是子敏筆下婚後的「半人」。同行的是未婚的旅伴們,旅程話題自然不會有家庭與親子,取而代之的是香港反送中、自然能源與廢核、全球股市,當然也少不了第一名模結婚的八卦話題。這一刻,世界又廣闊了起來,不再只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原來,就在我一直繞著孩子旋轉,心靈常累到枯竭,甚至有時會在黑夜無助哭泣之際,地球一直運轉著從未改變,可以讓人笑到流眼淚的事還是一直發生著,太陽依舊帶著最燦爛的光芒從東方昇起。沒想到竟是要繞了地球半圈,身處巴爾幹半島的克羅埃西亞,在滿滿的薰衣草香中,在壯闊的海天邊際,我才再度了然於世界之大。

一次出走,對「母親」這一個身份而言,是一次完整的重建。多年來總是在“家”生活著,旅行,總必是溫馨的全家同行;與其他家長的互動與談話內容總是繞著孩子。漸漸的在同溫層的包圍下,對於事件的態度大家總是如出一轍地有相同的見解,同溫層的同感總是令人無比溫暖,但對於許多陷入死胡同的問題,卻也同樣束手無策、困坐愁城。在這一次截然不同的出走中,不一樣的朋友給了我另一番視野,其實,當我們不再以母親的視野看問題,而把所有的親子問題很客觀單純地以“問題”來解決,另一套思維於焉入住!

以色列國的重要建國之父,Theodor Herzl曾言:「我所有的知識都是在國外學的,只有在那兒,人才會有習慣獨立思考。」德國威瑪共和時代卓越的外交部長拉特瑙也說道:「假如您只待在英倫半島,是不會了解英國的。如果您從來不曾離開過歐洲大陸,也不會了解歐洲。」日本作家新井三三:「旅行,是為了找回家的路。」而我,一次旅行又給了我再一次完整的自己,更寬廣的世界,更多的勇氣前行。或許,我的旅伴們永遠不會知道,久違十一年的慾望熟女之旅是如何療癒了我日漸枯萎的心,但生活的熱情的確在旅行後再次燃燒。媽媽,絕對是世界最最挑戰的一個角色,暫時對現狀的放空,重新擁抱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絕對是最為必要的補充。記著2019那一個特別的夏天,開始,我計畫起下一次拋夫棄子的旅程。

文章標籤

旅行 家庭 旅行的意義

全站熱搜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