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932.jpeg

才剛打開家門迎接倆小,大兒子眼中就閃耀著不同的光芒,忙不迭地搶在弟弟前頭跟我敘述今日學校的驚奇之旅。過去,他一向都是用跟平常一樣呀沒什麼特別的,一語帶過學校生活,而弟弟則是把每件小事” 都當成大事報告。兄弟倆對學校的感受總是截然不同的天差地別著!

大兒子說著,昨天數學課的報告,老師對他這位剛轉班的新生毫不留情,短短五分鐘的簡報硬是插話執疑近十個問題,個個問題艱澀高深,連班上的數學小天才都自認無法招架。沒想到,班會期間竟然有同學主動跟班導師提出昨天發生的數學事件,大家認為數學老師對新同學太針對了,全班都很不滿,希望能夠一起想出解決的方案。

聽到此,我偷偷流下些許眼淚,轉班的決定是正確的,過去這段日子的掙扎是值得的。即便,過去的班級總被喻為神一般的組合,每一個孩子都是各校頂尖高手,通過筆試和口試重重關卡才得以考進,此班教學進度神展開,中學二年級卻早已進入三年級的課程,維也納市的文學競賽前二名也被此班一手包辦。但是無時無刻的競爭卻讓班級失去了溫度。不擅競爭的孩子在這個班,便很難有表現的機會。英語話劇彩排時,每個孩子都搶著要台詞最多的角色,兒子這種友誼勝於自我的價值觀,每一次都是你們先選,剩下的我來,自是不會有太亮眼的表現。更不用說德英雙語對我們而言都非母語,每一科都是盡心盡力的追趕著,但無論如何進步,我總是時不時被老師召喚到校,每一次總是告訴我,你的孩子有進步,但不夠、不夠,跟班上的其他同學比起來,絕對不夠。看著孩子用盡氣力的在努力著,卻總得不到老師讚賞的眼光,那種習得無助的感受,每每看在媽媽的眼裡,只能滿是心疼。漸漸的,他越來越不喜歡去上學了!

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發生在同學的社交群組中。每一次同學忘了帶作業回家,孩子總是快手快腳的拍照、傳檔案,一次次解了大家的燃眉之急。這天換成孩子自己忘了帶作業回家,他在群組上尋求協助。沒有人,一整天沒有任何一個人拍一張照片幫忙,連簡單的回覆都沒有,每一個人都無視他的問題,也或是無視他的存在。當他最重視的友誼都不存在,當他在這個團體已然沒有任何存在感,最深的傷痕於是在心裡留下,他開始在上學日會肚子痛,各種生理不適一一產生。於是,在上學期的最後一個禮拜,我們做了轉班的決定。

轉班後的第一場親師會上,我上台自我介紹,謝謝大家如此友善迎接我的孩子!每一個家長都投以好奇眼光,為何我們要從大家擠破頭都想進去的神級班轉到一般班級來呢?現在我可以非常清楚大聲的說,我不要孩子有神一般的光芒,我期待的是他在學校的每一刻都能感受到人的溫暖。

回到班會討論現場,導師與班上孩子們熱烈討論著,該如何用最佳方式達到溝通的最終目的。大家決定先推派班長與數學老師溝通,當然,要先以讚許教學生動的方式帶入,再跟老師溝通報告時可否減少插話的次數,讓每一位學生都能完整表達報告的主題與思想,請老師在最後再做質詢。如果,屆時數學老師依然故我?全班決定會一起站起來,以靜默的起立表達對老師教學的抗議。

好有愛的一個班級,不追求個人主義,但講求的是公平與正義在全體成員身上都能實現。這不就是一個人文社會該追求的理想境界嗎?當不公不義發生之時,不能因為事不關己就看不到聽不到。矇著雙眼,不吝是承認它的正當性,有一天,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我們也就不能控訴世界的默視,因為,我們也曾經沈默。看到孩子上學時刻臉上再度有了滿滿的笑容,是的,這一刻就是我長久的希冀,擁有滿滿的溫暖與最單純的快樂。

文章標籤

kidchen 資優班 團體

全站熱搜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