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左手抱著入睡的大兒子,右手被小兒子緊緊握在他的小臉頰下,但思緒卻已飛到民國七十年的台北...........

星期六的中午,小雅雯剛放學,直接從學校走到阿公的辦公室去等下班,五分鐘的路程,二年級的她走得好熟悉又自信,這可是每個星期六的固定行程呢。到了辦公大樓,走進辦公室只見阿公從容不迫的收拾起桌上一堆英文卷宗和傳真,推了推臉上那厚重的黑框眼鏡,微笑著說好了。然後就牽起小女孩的小手,叮嚀著跟其他同事們一一道別,要有禮貌的說再見喔! 然後祖孫倆就沿著南京東路一直走到中山北路,去坐260/301公車,一起上陽明山回阿公阿媽家去。在那時,從小女孩走進阿公的辦公室的第一秒鐘,阿公的臉就泛滿笑容,因為是他最心愛的大孫女來找他了呢!

還記得走在路上,小女孩握著阿公大大暖暖的手,矮小的她低頭走著只能看得到阿公的皮鞋,那種刻花縷洞的經典鞋款,迄今仍是女孩最愛的樣式,看到這種皮鞋就會想到那時穿著西裝,斯文的阿公,似乎穿著這款鞋的男人就代表著阿公那一刻的良善與淵博的知識,說穿了就是一種安心的感覺。

其實,阿公是個靦腆不愛言語的人,但是在公車上,總會有人熱心的要讓座給他,那時他臉上難得的大笑容,小女孩到三十年後的今天還記憶猶新,阿公總是簇擁著女孩先去坐位子,他繼續站在一旁保護著小女孩。

到了陽明山,阿公換下西裝,還會帶著小女孩到他自己開闢的小園圃,到處轉轉。午睡後,阿公總是拿起他的放大鏡看著每天必讀的英文報紙,又是畫圈又是做記號,還會回頭跟小女孩說,有任何重要的事一定要隨手寫下,因為“再聰明的腦袋瓜也比不上白紙黑字可靠”!小女孩記住了,所以在阿公要火化前的這一天,在要告別世界的這一天,她決定用白紙黑字記下她記憶中親愛的阿公。

在早期的台灣社會,機會是留給所有努力的人,於是非常非常努力的阿公,努力的在日本人的世界中奮鬥,即使全班只有三個台灣人,其他則全都是日本人的世界,他還是從【台北帝國大學】以優秀的成績畢業。畢業後,他以英日語的長才悠遊在世界貿易,翻開他手邊的字典,你會驚訝那滿滿的畫線是代表著多少苦功於後。於是,努力的他撐起了一個家,一個供給所有家族成員遮風避雨的家,甚至
在那個年代,能在陽明山有一棟二層樓的花園洋房,還有一台炫得不得了的外國車專供阿媽開駛,他真的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對小女孩而言,阿公就像是個家族裡的巨人。

雖然在爾後的歲月裡,上天給了阿公好大的考驗,取走了他的聲帶,也取走了他與外界溝通的管道。失去聲音的阿公依然是那麼地愛護著孫子們,用他的方式,這就當是孫子們與阿公的小秘密囉,只能說阿公是用幾乎寵壞小孫子們的方式在愛著我們。

明天阿公即將火化,小女孩要跟阿公說,我會一直記得你健康時的神情,的笑容,的快樂。我跟孩子說,那個臥病在床的阿祖已經變成天上的星星,再也不痛了,再次能夠跟我們講話,再次能夠牽著我們的手大步前行,再次能夠帶著我坐公車,叫我要好好念書,還告訴我奧運是人類史上的大事,所以每次奧運都要把握機會好好在電視機前加油。阿公,我已經長大了,也已經為人母了,我會把你教我的人生道理傳給孩子們,一代一代。今年倫敦奧運,我幫你看。謝謝你給我那麼多滿滿的愛,雖然你不愛說話,但是你對我的愛都感受得到,謝謝我是你最大的孫子,所以有機會聽過你親口說的話,甚至把這些話語放在心裡,也因為我是最大的孫女,所以跟你也有了最長久的相處機會,珍惜著那些記憶。明天你就要告別我們,我默默在心裡跟你告別,永別了我最愛的阿公,明天你會不會真的變成天上的星星呢?可不可以閃一下光芒讓我看見你呢!






全站熱搜

非凡媽/宋雅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